我知道的王自如和罗永浩

王自如和罗永浩王自如和罗永浩
左林右狸第一次知道王自如,是2011年春天。当时左林右狸在做雷锋网的前身91chai,一个希望拷贝ifixit的中文评测站,到处找作者,并在征求王自如同意的前提下把其在优酷的苹果视频评测文章转到91chai 。91chai 很快转为雷锋网(雷锋网在9月初进行了一次大改版,各位邻里有兴趣的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下,给我们的新版本提提意见),开始不仅仅做评测,而是转为做移动互联网业界,评测搞机部份单独拆出来一个叫爱搞机的子站(igao7.com),嗯哼,应该是全宇宙最亲民的搞机站啰,各位邻里千万莫点,点后会后悔终身并有大概率改变取向的。 2011年8月16日,小米发布第一款手机米1,发布会第二天,黎万强在中关村大厦旁的一家茶馆找左林大叔喝茶讨论该请哪些人评测小米手机,左林大叔脱口而出王自如。 直到今天,王自如的评测依旧是整个行业最用心、最花功夫的之二选择,另外一个请各位邻里自行脑补。 左林大叔第一次见到王自如,是2012年清明前后,因为时任中国经营报记者齐洁的推荐,齐洁电话里和左林大叔说,王自如2012年下半年就将拿到香港身份,想出来创业,做科技视频评测的事情,想找钱。一问要200万人民币,左林大叔虽然自己也做点小投资,但有自己的纪律和操守,这样一大笔钱和这样的一个事情显然不是大叔射程所在,但人家名声在外,咱还是能见则见呗。 大叔是在深圳华侨城欢乐海岸的老鹰吧的外场见的王自如,王自如当天要赶回香港,因此我们去得时间比较早,大概5点的样子,整个场子里木有别人,就我们两,那时欢乐海岸还刚开,木有这么热闹,因此,整个欢乐海岸也木有多少人,很是清静。 1988年生人的王自如远比同龄人要成熟,也更骄傲,给左林大叔的印象深刻的其脸上写满对这个世界的不屑,身上有股这个世界都欠他的感觉。 许是左林大叔是话痨的原因,王自如话不多,但一谈起手机,王自如就彻底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各种设备各种参数齐飞,借此大叔了解更多的情况是,其父母很早离异,跟着母亲长大,很早15、16岁就到香港读书,从小就学英语,数码则是爱好,按照王自如的话说,要想找到比他更狂热的数码爱好者真心不多。王自如给自己的网站起的第一个域名是1tech,第一科技媒体的意思,与其最开始的做中国人自己的第一科技媒体口号倒是一脉相承。 后面的桥段众所周知,王自如去找了雷军要了200万,让了25%的股份。王自如当然知道,他要做的事情与雷军要做的小米有冲突,但以王自如当时的势能,其实他的选择不多。王自如为了和雷军撇清楚,木设董事会,雷军也木有表决权,也不让派财务或其他管理人员,嗯哼,蛮牛气的。后来左林大叔和雷布斯喝酒,说起这事,雷军拍了拍肩膀,感慨说,年轻人随他去。 另外一个版本是,王自如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的评测不受影响,而是为了自己更好的支配公司的钱。一个未经王自如本人确认的小细节是,雷军的200万刚到账,就有50万到王自如自己的个人账户说是还信用卡(一说80万),还好跟着王自如一起创业的另一个创始人齐洁及时制止了此事。 回头该八一八罗永浩了,之前左林大叔其实八过罗永浩,邻里们可以查阅。左林大叔与罗永浩见面还是经王自如介绍的,应该是2013年4月小米的米粉节上,左林大叔刚坐下,就听到后面一阵骚动,大叔以为雷军提前到场了,回头一看是罗永浩,罗永浩也是个天生骄傲的主,谁也不理睬,昂着头踱着步到他的名牌下坐下,走到大叔旁停下来,大叔这个得瑟啊,却不料是与大叔身旁的王自如说上几句,还好大叔没有站起来(那样就颜尽啰),经王自如介绍,大叔也算与罗永浩认识。 王自如和罗永浩,表面上看是一类人,都天生骄傲,都才华横溢,都目空一切,都有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人格,但这两人,一个有恋母情结,一个是弑父情结。一阴一阳,一洋一土,一个受全中国最民主最国际化的教育,一个是中学就出来闯荡江湖;是秀才,一个是大兵。 说罗永浩弑父情结容易理解。所谓弑父情结,就是表面上他很尊敬你,实际上都想干掉你。罗永浩这个人满嘴跑火车,口炮至少IT圈内无人能出其右,传销英语教学牛博网等一切聚众表演以及发动群众运动进行公众表达的事情都得心应手,人前人后大变脸对其太自然不过。其实除了罗永浩,其实周红衣也有弑父情结。不解释,请自行脑补。 面对弑父情结的人,当面肉搏不可取,但王自如为何自己上去找死,去让人打脸呢? 在左林大叔看来,是因为王自如的恋母情结在驱动。 从王自如的经历来看,其一直在一个母性体系的对话中长大,从小跟着母亲,母亲一直也对其很严厉;王自如自己做公司也一直对自己母亲家人很照顾,其公司做饭请的阿姨就是其二姨,王自如对此毫不避讳,有次他的一个投资人过去,王自如大大方方的介绍其二姨与投资人认识。 其创业最开始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齐洁也是一位很能干的媒体人,虽然左林大叔没有直接给王自如钱,但王自如最终拿到钱左林大叔也算二传手,帮王自如找钱的正是齐洁,很长一段时间齐洁也在帮王自如的公司谈对外,至于齐洁和王自如咋分手,王自如最后用一个白菜价把齐洁请出去,这里面故事多多,但与本文无关,按下不表。但少了齐洁这个大姐后,王自如还是蛮多小孩子举动的。 这次被罗永浩打脸王自如能半身而退,也多亏戚薇戚小姐拔刀相助,虽然不愿意透露姓名和性别的紫薇小姐一口咬死至少她的N个信源指向王自如与戚小姐其实已经分手。但左林大叔两三月前参加深圳本土杰青贾珂同学的婚礼上偶遇王自如,也就此当面八了八王自如的情感问题,王自如坦言戚薇为了他来深圳发展,虽然一再辩解是戚薇所谓的公司在深圳有业务,但言语里按捺不住哥还是很有魅力的得意。更八卦的传闻是戚小姐为王自如都有了,嗯哼,都是传闻,不足信。 就王自如处理其投资人的手法来看,也有满强的恋母情结在其中的。 恋母情结的人一方面很依靠母亲,特别是在缺乏给养,出于不安全的境地的时候,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独立,展示自己作为男子汉的气概,一语以概之,就是生理上很男人,心理上很男孩。在对待投资人上,一方面由于无法形成财务独立不得不拿投资人的钱,一方面拿完钱后又不愿意对外大大方方承认,顾左右而言他。虽然没有到又开红楼,又立牌坊的地步,但性质相仿。 2013年下半年,几乎走到弹尽粮绝的王自如不得不为Zealer到处融资,也就是这个阶段,为了保持现金流的健康,Zealer开始做一些咨询业务,包括锤子,这也给罗永浩打脸埋下隐患。各位邻里会问,Zealer不知道做收入吗?还真不多,Zealer最开始的套路是希望通过手机评测形成评测品牌后去评测其他诸如汽车这样的客户,这事能通但Zealer耐心不够。 一个可以给王自如借鉴的例子是当年3W许单单的例子,数年前,许同学也博得大名,但也几乎把名声消耗殆尽,但如今许同学的拉勾做得风声水起,堪称逆转之神。 对王自如这样的恋母情结的年轻人来说,罗永浩这样的打击堪称浩劫,但未尝不是好事情。至少能让王自如认认真真把修手机这个事情做好,这个事情虽然不大,但是个服务业,而且与其测评用户高度重叠,还是可为的。 嗯哼,让一个弑父情结的帮助一个有恋母情结的人走出来,从结果来看,蛮好的,虽然过程让人看得有些心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运营喵 » 我知道的王自如和罗永浩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1. 昵称 (必填)
  2. 邮箱 (必填)
  3. 网址
鸿运国际